法律在线

大邢台的历史大机遇??从政区调整到战略创新_新闻频

发布日期:2020-06-30 07:20   来源:未知   

望远营销机构:陈阵

众所周知,县是我国行政区划体系中最悠久也是最稳定的一级,但改革 30 多年来,我国县的数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一,而引发这一变化除了县改县级市等之外,最为突出的就是撤县建区。改革以来尤其是 20 世纪 90 年代之后,为了加快城市发展,优化城乡发展格局,我国 150 多个城市进行撤县建区(含县级市改区),以浙江省为例,地级市和副省级市共 11 个,其中就有 8 个城市进行了撤县建区,现今又有不少大中城市正在酝酿之中。然而,撤县建区往往面临着体制摩擦、发展断裂、假性城市化等风险,有的城市埋下了发展的隐患,有的甚至引发严重冲突。实际上,撤县建区并不仅仅是区划的调整,更是相关城乡体制的深刻变革,有关的探索亟待深入。本次邢台撤县建区的调整,是一次大的政区调整,更是一次新的战略创新。

一、中国现代城市的“政区难题”与“大邢台”的历史登场

近代以前,我国行政区划以城乡合治为基本特征,传统大城市通常是分域治理,例如,唐代长安城分属万年县和长安县,明清北京城分属大兴县和宛平县。晚清《城镇乡地方自治章程》的颁布,萌生了现代市制,民国是我国现代市制的奠立期,往往采用在县的中心治所地区切块设市的方式,使城市建制从城乡合治区域中“脱域”,从而形成市域被周边县域所包围的“蛋黄结构”。

建国后,这一政区格局非但没有破解,反而经历两轮的强化,第一轮强化是在“大跃进”时期,不少大中城市为了确保城市农副产品供应, 纷纷设立“郊区”建制,导致郊区围绕市区的“蛋黄结构”形成,厦门、无锡、济南等城市甚至还形成了“市区?郊区?郊县”的“双重蛋黄结构”;第二轮强化是 90 年代,部分郊县改为县级市, 形成“市区?郊区?郊市”的格局。这一政区格局引发了城乡发展进程中市区空间拓展与资源配置受阻,市与县的行政中心同在老城区难以带动县域发展以及市县分割等诸多问题。